您所在的位置:纳当资讯>文化>刘精伟:把优秀的艺术带到北京是我们的使命

刘精伟:把优秀的艺术带到北京是我们的使命

作者:admin

2019-11-01 08:12:59     

[著名的语言文化]

把优秀的艺术带到北京是我们的使命。

——北京天桥剧院总经理刘经纬访谈

作者:李红

中国共产党党员刘经纬是国家级绩效监督员。天桥剧场总经理、北京中坝演出公司总经理、西城区“百才”和西城区CPPCC会员。第一、二、三届中国国际芭蕾舞季秘书长兼运营总监。自2001年以来,他一直参与剧院运营。他在天桥剧场和中坝演出公司担任总经理期间,一直以习近平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指导,坚持社会效益第一,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相结合,立足自己的岗位,做好“铸培根的灵魂”,使这座古老的剧场再次焕发光彩,成为世界文化交流的平台,增强文化自信、实现文化自我完善的舞台,成为普通百姓享受丰富多彩文化生活的艺术殿堂。

记者:刘先生,你好,你的个人成长和成就是否得到了北京这座古城的滋养?有什么联系?

刘经纬:我父母都在航天工业工作。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家在10岁的时候搬到了北京市丰台区。小时候,我和老师一起学习民间舞蹈和芭蕾形体课。我特别喜欢跳舞。在20世纪80年代初学习舞蹈并不容易,这也确立了我从小对艺术的热爱。

大学毕业后,我在房地产集团工作,一直是首席财务官。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我去招聘会招聘员工。天桥剧场的负责人也在招聘。聊天时,他觉得我喜欢文化,并强烈邀请我加入。那是2000年,我在一家房地产公司有很高的收入,所以我犹豫了。然后我去天桥剧院看经典戏剧《图兰朵》。我完全震惊了。这难道不是我从小就渴望的生活吗?我喜欢这种气氛。我辞去了在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高薪工作,毫不犹豫地来到天桥剧场。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很开心,做着我最喜欢的文化事业。这个职业非常适合女性。它不仅充满了作品,而且在艺术氛围的影响下,人们也会变得越来越美丽。如果我没有在北京,没有这么好的文化资源和环境,我很可能从小就不会学习舞蹈,也不会从事我最喜欢的文化事业。因此,我决心把好的艺术作品带到北京,带给观众。

记者:与你第一次进入演艺行业相比,北京演艺行业近年来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刘经纬:我出生在金融行业,喜欢用数据说话。自2000年以来,我一直在记录天桥剧场多年来的演出信息,包括演出时间、剧目、演出和出勤率。自从2008年成为副总经理以来,我还记录了北京各大影院的演出信息。统计是我的职业习惯。我将每三年做一次,到目前为止已经积累了19年。当时,我想看看北京整个演艺行业的情况,其他人采用了什么运作模式,有多少人坐了。

这些大数据也能反映居民生活的变化。思考这些规则尤其有趣。例如,11月11日国庆节和5月1日劳动节的日程安排得特别好,但是现在呢?在十一月的假期里,没有办法卖出一部大剧。因为北京已经成为一个空城,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他们过去在北京花钱,但现在他们在国外花钱。圣诞节期间的一年,天桥剧场根据以往的数据规则安排了四部中文版的《胡桃夹子》,并引入了“圣诞芭蕾”的概念,也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我认为这些年来表演市场变得越来越详细。北京曾经是一个综合性剧院,你可以在那里表演芭蕾舞、歌剧和相声。近年来影院越来越多,如果不细分,可能不利于未来的长期运营。例如,像我们剧院前面的天桥艺术中心,它主要是一个音乐剧。我们主要做芭蕾和舞蹈。梅兰芳大剧院主要演京剧。国华剧场和首都剧场主要做戏剧。国家大剧院主要以歌剧为主。

这也是适应当前整个文化发展的大环境。有许多表演和许多选择。在这种竞争机制下,你应该能够提炼市场,把握最适合你长期发展的类别,并在同一个类别中处于领先地位,这有利于剧院的品牌建设和形象建设。

记者:天桥剧场在打造品牌特色方面有什么经验,你对北京建设国家文化中心有什么看法和建议?

刘经纬:我们梳理了天桥剧场的发展历史。我们最大的感受是文化见证了历史。天桥剧场成立于1953年,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大型综合性剧场。60多年来,天桥剧院迎来了乌兰诺娃、帕瓦罗蒂、多明戈、小泽征尔、皮娜·博施等顶级外国艺术家,留下了许多精彩的表演记忆,让公众感受到艺术的魅力,它不仅是一个剧院,也是一个艺术展览的场所,一个外交和国际交流的平台。这里上演了各种各样的艺术。这是中国的缩影。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不是商人,而是文化工作者。剧院为文化交流搭建了一个平台。我们必须把优秀的艺术带到剧院,用艺术家和艺术作品滋养剧院,回馈北京的观众,让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世界艺术的魅力而不离开北京。在北京建设国家文化中心的努力中,我们的使命是不断满足观众的精神文化需求,滋养他们的身心。

多年来,随着北京文化市场的发展,很多剧院和剧院都聚集在一起,所以我建议,首先剧院剧院必须理清自己的定位,调整经营方向,根据市场细分走向专业化。例如天桥剧场原本是一个综合性剧场,但面积不够大,硬件设施不足,操作困难。然而,从建筑声学、舞台地板、入口设计和表演效果的角度来看,天桥剧场是为舞蹈而设计的。艺术家们非常喜欢它,尤其是在上面跳舞的芭蕾舞演员非常舒服。除了天桥剧院和中央芭蕾舞团的起源,这是中坝的主要剧院,所以我们把自己定位为“专业舞蹈剧院”。

有了准确的定位,如何提高品牌知名度,增加舞蹈观众的凝聚力是剧院应该做的。2013年恰逢天桥剧场成立60周年。我们将用表演代替庆祝,并与每个人分享艺术。它不仅支持艺术导向,也为剧院创造品牌特色。我们将于2012年开始组织中国国际芭蕾舞季。起初,著名的外国代表团和著名的专家普遍不相信或不赞成它。我们一次又一次受到冷遇,很难邀请他们。此外,还存在资金不足、筹资困难以及各业务团队普遍缺乏国际演出季节经验等问题。咬紧牙关坚持下去的结果是演出季节众所周知。许多著名的剧团和艺术家已经认识到这个平台,并且越来越觉得能够在中国国际芭蕾舞季演出是对他们艺术水平的认可。对我们来说,这是为了培养艺术软实力和锻炼文化自信。2013年、2015年和2017年,天桥剧场成功举办了三届中国国际芭蕾舞表演季,为中国舞蹈爱好者欣赏外国经典戏剧提供了更加多元化和高水平的欣赏机会。

其次,剧院有自己的特点和表演标准,但是它离不开理解欣赏并愿意付钱的观众。剧院应该承担社会责任。为此,天桥剧场还在公演、艺术普及等观众培训方面做出了巨大努力。事实上,天桥剧场更注重社会效益,而不是经济效益。在三个芭蕾舞表演季节,我们还举办公益讲座,让大家了解历史、起源、无声语言和古典芭蕾曲目,普及芭蕾舞文化。

天桥剧场还邀请了著名的中国和巴基斯坦流行品牌“进入芭蕾舞团”(Entry Ballet),专业演员为大家讲解和展示芭蕾舞,全年安排15场演出。50.80元可以看芭蕾舞,这使得“走进芭蕾舞”成为最受欢迎的表演。由此培养了许多铁杆粉丝,社会效益转化为经济效益。

第三,这些年来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人是一切的核心。要在北京建立一个国家文化中心,必须留住和吸引人才。无论是优秀的艺术家、文化工作者还是文化管理者,都应该努力留住人才,出台人才优惠政策。天桥剧场的团队最初经营场地,对国际项目没有太多经验。特别是,在为第一个芭蕾舞表演季做准备时,一切都从零开始,从申请命名表演季到自筹资金再到邀请项目。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极大地培养了我们的团队,造就了一批高素质的剧院管理人才。

记者:在中外交流中,你印象深刻的是哪一场演出?在国际文化交流方面,北京是国家文化中心,还需要做什么?

刘经纬:第三届中国国际芭蕾舞季《俄罗斯之恋》的演出给我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堪称世界顶级水平。

在这场“来自俄罗斯的爱”演出中,10多位世界级明星同时亮相。莫斯科大剧院院长斯维特拉娜·扎哈尔洛娃(Svetlana ZaHallova)展示了芭蕾舞的极致之美,被业界称为“绝对是教科书般的表演”。俄罗斯米哈伊洛夫斯基剧院院长伊万·瓦西里耶夫(Ivan Vasiliev)展示了芭蕾舞的力量和技巧之美。他在演出季节领衔的大型戏剧《巴黎之火》同样令人印象深刻。

芭蕾是一种进口产品,在中国只有50年的历史,我们已经达到国际水平。芭蕾舞民族化是我们的方向和目标。如何在创作中追求中国精神和中国气质一直是我们的追求。演出季期间,中央芭蕾舞团作为主持人,演出了《红色女兵》、《鹤魂》、《元旦》、《黄河》、《敦煌》等国家原创名作。

《元旦》改编自俄罗斯芭蕾舞剧《胡桃夹子》,跟随柴可夫斯基的音乐,但它讲述了一个发生在北京小巷的故事。舞台剧把原来的圣诞节场景变成了中国农历新年,庙会、生肖、团圆饭、春联等场景正在上演。像“中国新年”的闭幕演出一样,整个演出季都洋溢着中国风味。最引人注目的是,包括中央芭蕾舞团、香港芭蕾舞团和上海芭蕾舞团在内的10家中国芭蕾舞团首次聚首演出《中国芭蕾舞团的力量》。外国艺术团体和艺术家深感震惊。

正是在如此高层次的文化交流中,我们从文化自强走向了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来自哪里?这是为了邀请人们进进出出,经常与其他民族文化交流和学习,在比较中增强自己,在比较中取得更高更好的成绩,从而增强我们的民族自信心。

上一篇:有你吗?梅州大埔交警曝光第二十批骑摩托不戴头盔人员
下一篇:2019276期黄大仙福彩3D推荐:本期直选参考奇偶奇组合,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2018-2019 lintas6.com 纳当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